卷毛啊卷毛

有一天晴明召唤出了奇怪的东西怎么办

*如题
*有原创人物  
    源博雅刚下了朝就去往晴明的住所,远远地就看见庭院塌了半堵院墙。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得解下背上的弓就向庭院跑。刚推开摇摇欲坠的院门就喊了起来:“晴明!”

    院子里围成一圈的人都回头去看他,被围在中间的正哭着的小姑娘被他吓得一愣。呆了两秒,更大声地哭了起来,露出缺了一颗门牙的牙齿。哭得中气十足,震得源博雅觉得满脑子嗡嗡地响。


     围在她身边的人都露出崩溃的表情。神乐忍不住跑到源博雅身后,捂住耳朵:“博雅,好吵啊。”源博雅看着难得有了脾气的神乐,揉了揉她的头发:“去屋里吧。”神乐又看了看晴明,点点头,远远地避开了还在哭的小姑娘,小跑着坐到了八百比丘尼常坐的位置上。

    源博雅强忍着走到晴明的身边,刚想问是谁家的孩子,却发现本认为的人类小孩却是个妖怪:下身是蛇尾,上身披着晴明的外衣。正在把鼻涕眼泪全抹到衣服上。


    小姑娘哭累了,声音已经渐渐低了下去。见博雅过来,不知哪来的力气,又要哭了出来。源博雅一急,举起手臂,才发现手里还拎着给神乐带的椿饼。博雅急忙打开盒子,取了一块塞到小姑娘手里。小姑娘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凑上去闻了闻后一口咬了下去。大概是觉得好吃,扭了扭身子将蛇尾盘成一团,坐在蛇尾上很珍惜地小口吃了起来。


    “得救了,”晴明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还想问些什么的博雅,“到廊上去吧,我一会再同你讲。”源博雅看了看晴明少有的狼狈:外衣脱了在小姑娘身上披着,银发披散下来,眼角还未画红,难得的素颜。点头同意了。


    晴明进了内室。围成一圈的式神也散开去,或坐或立地守在庭院里。源博雅此时才发现式神都是一副狼狈样子,像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只来得及套上件外衣。就连神乐也是散着头发,金鱼发饰都没带。


    博雅将椿饼递给神乐,两人一起坐在檐下,看着盘成一团的小蛇女吃完了椿饼正在舔粘在手上的黄豆粉。

    “博雅。”晴明坐在长廊上,面前摆了一壶茶,叫博雅过去。源博雅拍了拍正在吃椿饼的神乐的头,“我过去了。”神乐专心地吃着点心,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
  源博雅坐在晴明对面,捧起了茶杯。听晴明讲事情的经过。
 
    几个小时前,还是清晨。晴明刚醒就被想养孩子想疯了的姑获鸟推进了召唤室。也不知是出了什么差错,从召唤阵中冲出个直径几乎与阵法一样的大蛇,撞塌了屋子,冲到了庭院里。
 
    晴明还以为自己召唤出了八岐大蛇,迅速跑出了屋子并召唤式神。跑到院子中发现庭中的大蛇不是八岐——它只有一个头,此时正因为陌生的环境而愤怒地嘶吼着。虽然它不是八岐大蛇,但仍是极大的怪物。占据了整个庭院,几乎压塌了樱花树。


   大蛇见晴明冲了出来,一个俯身就要吞掉晴明。它速度极快,快得晴明无法躲开,快得它自己也无法刹车。径直就咬到了防护罩上,防护罩“咔嚓”碎了,听起来还碎了些其他的东西。


   然后大蛇就被候在召唤室外的姑获鸟和从房间里冲出的其他式神一顿好揍。


   大蛇也是皮糙肉厚,姑获鸟的伞剑硬是刺不穿它的鳞片。直到被萤草一蒲公英砸到蛇头上,才萎靡地倒了下去。


   只见蛇头刚落到地面,整条大蛇就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低头吐出了一颗带着血迹的牙齿后,愣了两秒,估计是在舔嘴里的伤口。


    然后一憋嘴,“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大蛇化了人形,上身看起来只是个6、7岁的小女孩,下身却还是黑色的蛇尾。看哭起来的样子还不足6、7岁,倒像个婴孩,一边哭,一边尖叫。


   小蛇女的上身是个粉雕玉琢的女童,哭得姑获鸟冲上去就要抱起来哄。它见姑获鸟冲上前来,似乎想起了刚刚一通伞剑,哭得更厉害了,换了其他人也一样。像认定了这一伙人都是坏人,怎么哄都没有用。


   晴明无法,只能让刚刚未参与战斗的樱花妖给它治疗了伤口。又见它赤裸着,将外衣脱下给它披着。然后一堆人耐着性子哄到源博雅进门也没能把它的哭声止住。


   源博雅听完了晴明的叙述后仍有些不敢置信。这蛇女看起来只是个6、7岁的小孩子,身高也差不多,抬起上身立起来还不足1米。此刻吃完了手里的椿饼还意犹未尽,眼巴巴地盯着正在吃的神乐,将身子晃来晃去。


   晴明的外衣对它来讲太大了,袖子和下摆都拖在地上,灰色细软的头发露了一半在衣服外面。


   它这样实在令人生不起戒心,只觉得可爱极了,更无法将它与庞大的怪物联系起来。


   “是清姬吗?”源博雅随口问道,小蛇女的掉人形确实同清姬一模一样,可清姬是绝不会长到山一样大的原型的。晴明摇了摇头,也说不出它究竟是个什么妖怪,低头略带苦闷地吹开了杯中悬浮的茶梗。


   源博雅又从神乐那拿了块椿饼喂给小蛇女,蹲下身,问它:“你是谁?”


   它叼着点心抬眼看了看博雅,满眼的疑惑。源博雅重复了几遍问题,它才反应过来。正要回答,一张嘴,半块糯米团就从嘴里掉了下去。它看掉在地上的点心,顿时又要哭了出来。


   强忍着抽了抽鼻子,回答:“吾乃巴蛇,九江君也。”用得是古文,声音还有些哽咽。


   博雅听了有些愣,巴蛇?他从未听说过这样的妖怪,回头看晴明,晴明也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挺不要脸的打了tag(娇羞捂脸)
 
 

评论(4)

热度(33)